臨時工廠登記證、可申請外勞工廠登記證。缺工! 一次解決!
路徑 : 服務介紹 > 最新消息

2021-09-30 00:53 聯合報 / 伊佳奇/長照政策研究者(台北市)
 
衛福部長照政策,衍生問題丟給勞動部,勞動部則拿出雇主不同意照護假問卷結果,好像政府沒責任。 聯合報系資料照
 
聯合報專題報導再度提出長照照護假,可惜繼續看到部會間互踢皮球;問題出在衛福部的長照政策,衍生出問題丟給勞動部,勞動部則拿出雇主不同意照護假問卷結果,好像政府沒責任。關鍵是長照2.0過度承諾,誇大不實,無法幫助家庭照護者建立整合資源、規畫照護計畫的能力,就算有照護假,問題依然存在。

長照2.0的理想是蔡英文二○一六年總統選舉政見「優質、平價且普及的長期照顧服務體系」,但始終沒有政務官敢說出這是一件國王的新衣,優質與平價是兩條平行線,就算明年長照預算增列到六百多億元,已從二○一六年五十一億元,成長十二倍之多,但再多的預算仍無法將長照責任全部從家庭移轉到政府。

長照政策應該是引導、輔助、支持家庭的力量,應建立強有力的社區照護支持網;政府無法像廿四小時住宿型長照機構承包所有照護責任,應引導家庭整合自身與社會照護資源,依被照護者階段性需求調整資源的運用。

但長照2.0政策宣導卻畫一個大餅,讓民眾誤以為打1966電話,照護問題就解決;今天就算給予卅天或一百五十天,無論有薪或無薪的照護假,照護問題依然存在。政府應先誠實溝通,長照2.0服務的極限,家庭應承擔的責任、應學習的知識與技能,政府可如何協助。

衛福部利用政府功能分化空間,將責任丟給其他部會,譬如照服員的訓練、考試、社福類移工的徵聘、訓練等給勞動部,現在再將照護假問題丟給勞動部,負責任的政府應先將所有長照相關問題整合,無論是照護人力政策、家庭照護假等歸建回衛福部,並由政務委員協助協調部會。否則長照照護人力相關問題仍會在部會間皮球踢來踢去,長照悲劇仍會出現在基層無助家庭中。

衛福部對照護假的回應,更無關問題本質,「若民眾有意願返家照顧,當然給予一定尊重,但不希望照顧者本身仍有職涯期待,卻被迫離職。至於長輩失能後,主要照顧責任不應由女性一肩挑起。」今天問題是為何需要請照護假?是因為照護人力不足,又不懂資源整合與運用,最直接反應是自己返家照護,倘若照護者懂得資源運用,無論運用政府、民間公益、宗教、社區互助團體或購買社企、企業等長照資源,加以整合運用,若能解決,何須請假返家自行照護?

一再提醒家庭照護者,自己問題自己承擔,不可能寄望政府或民團能幫忙解決,唯有知識與技能才是解決照護問題的工具,政府過度承諾,自然形成民眾過度失望的相對剝削心理。

台灣長照體系建立關鍵,是在厚實家庭照護者,政府角色是在協助與支持家庭照護者有能力擔負起照護責任,政府無法取代家庭責任,問題本質是如何建構家庭長照能力,不在休假與否,目前是將單純問題複雜化,衛福部將責任丟給勞動部,問題永遠存在。